移动版

镁刻·年报深读|金地集团:淡泊的一年

发布时间:2020-04-25 11:46    来源媒体:中国经济网

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

每经记者:吴抒颖 黄婉银 每经编辑:陈梦妤

万科从不爱说自己是文科生,中海也鲜少显出“工科”本色,这个行业之中,最爱将这个标签挂在嘴边的就是“理科生”金地,它想要借此向外界展露出在战略发展、财务管控和产品结构上,有着理性的思维模式和出色的管控能力。

“理科生”的标签实在很难让人对这家处于中游、发展平淡的房企产生记忆点。这是一家虽然不是国企,但比国企风格还更保守的企业,除了早年的“招保万金”金字招牌之外,金地再无显赫战绩。

2019年这份年报还未发布之前,投资者们早早就预知不会有太大惊喜,这是金地一向的风格。股价的表现也有些平淡,年报发布之后的首个交易日,金地报收13.16元/股,小幅下跌0.6%。

2019年,金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额增速居于同行平均水平之上,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34.20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0.75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25.1%和24.4%。

毛利率水平尽管有所下跌,但依然领跑同行。金地2019年综合毛利率、净利率分别为40.5%、24.5%,其中房地产业务毛利率41.26%,比上年降低1.82个百分点。

毛利率如此之高,或许要得益于金地的“小股操盘”模式。近几年,金地的规模增长大部分是靠大量合作开发项目产生,因而这几年金地的少数股东损益逐年增加,未来有可能进一步稀释归母净利润。2019年,金地的少数股东损益占比为34.8%。

若论规模,金地算得上是没有坐上加速器的房企之一,很长一段时间内它都选择慎加杠杆稳妥投资,并将这种风格延续至今。

因此,金地的财务指标维持在较好水平,其债务融资加权平均成本为4.99%,处于行业领先地位;资产负债率为75.40%,剔除并不构成实际偿债压力的预收账款后,实际资产负债率为67.16%,净负债率为60.24%,也是同行较低水平。

虽不以规模论英雄,但总没有谁能接受原地踏步的房企。创始人不能、奋斗者不能,投资者更不能。金地对规模的追求早在五年前就开始,但成效一直不显著。

自2014年开始,金地集团(600383)就提出“加快周转、做大规模、提升ROE”的经营导向,但销售额增速保持平缓,外界没能从中感受到它的拼劲,最差的时候,金地甚至还录得营业收入下滑,以及销售额增速降至个位数的成绩。

好在金地觉醒得还不算太晚,过去一年的销售额显示了它在暗中发力。

2019年,金地终于成功冲破了2000亿元大关——签约销售金额2106亿元,同比增长29.73%。

过去一年,金地的经营策略又经历了一番革新,要求全面提质增效,加速推进“3722”快周转战略。

如今看来,这一战略成效初显,其新开盘住宅项目平均开盘周期同比缩短2个月至8.8个月,通过优化工程管理,项目开工至竣工周期缩短3个月,终于赶上了快周转房企的平均水平。

金地在2019年延续了积极的投资步伐。2019年,金地集团获取了113宗土地,总投资额约1200亿元,权益投资额约558亿元;新增总土地储备约1688万平方米,其中权益储备约886万平方米。

在与金地同体量的房企中,这一投资额算是中上水平,在小周期逆势而上,这是难能可贵的勇气和底气。

凌克说,应该看到机遇与挑战并存。投资方面将抓住市场机遇,提高非公开市场拿地的能力,密切关注疫情困境下地产项目的收购机会。

非公开市场,过去金地很少染指。凌克这位刚刚过了60岁生日的金地掌舵者,看起来渐渐不再是一味地以“理科”思维只管算账,他也想要冲一冲了。

人常说,六十而知天命,凌克应该也和过去种种和解了。2019年,他迎来了老搭档郭国强的回归。

十年前那场激烈的人事震荡让金地“三驾马车”凌克、赵汉忠、张华纲分走四方,郭国强这位金地的老董秘也在那时和金地分手,不过十年后在金地向前拼杀的时候,郭国强选择回归,与凌克并肩作战。

凌克在致股东书的最后发出了2020年金地最强音。他说,全体金地人将秉持二次创业再出发的激情,勠力同心,携手共进,共同铸就金地集团新的辉煌。

金地要颠覆自己了。

每日经济新闻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